先主坑有:王者荣耀/剑网三/茗心录/心灵战争——挖坑尽量会填,不过更新不定,可能随机抽取想写的写!♡关注我的朋友,谢谢你们的陪伴
【茗心录可以点梗哦√】

 

【剑网三】那天我在太原捡到了个狗儿子(十七)

翌日,洛阳天刚亮不久就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站在私塾后山上往风雨镇的方向看去,狼烟又腾空冒起,算了几日行程才从赵宫商那处知道自从我们从风雨镇后离开屠狼会跟明教派来的援军交接之后就接走了躲在山洞里的那些村民,也包括了那老庙边上躲着的孩子。

得到这些喜讯后,陆白和我也算松了口气,如此一来便可以专心帮李飞沙寻找天策府被冲散的几支参军……以及曹雪阳将军和她的余部。

根据楚竹和白源两个霸刀提供的情报来看,曹雪阳将军应该是与叛军且战且退躲在洛阳与天策交界的山脉里伏击狼牙,与此同时还有一个麻烦的疑点竟是狼牙叛军驻守在洛阳的将军与曹雪阳之间似是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虽然两个霸刀并没有明说但从他们口中的内容了解到的怕是——

故此我跟陆白只告诉了李飞沙曹雪阳将军的位置在何处,却隐瞒了下面的内容,毕竟这种事情不调查清楚说出来反而对曹雪阳将军与天策都是个威胁。

“两位!行李都已经打点好了,现在就要出发吗?”

山下一个长歌门弟子抬头冲着我跟陆白喊道,我们对视一眼从山上跳了下去,拍了拍那个弟子的肩膀道了一声谢。

我打开行李看了一眼,里面放了不少李飞沙那小子爱吃的糕点和一些草编的小玩意,虽说没什么大用处,但想来李飞沙还是个孩子一路上跟着我们翻山越岭的走,我跟陆白倒还真没考虑过他一个人没事干会不会无聊这等事。这么一番思量,我就顺手把包裹给包了回去,倒不是说为了什么,反正直觉告诉我这些给陆白看到了之后,李飞沙那小家伙怕是什么都没了。

“你们中原人就弄这么点行李吗,万一我们找到了天策残兵拿什么去支援他们?”

陆白看了眼我重新关回去的行囊眼中的嫌弃也是相当的明显。

“那你去风雨镇多买几包馒头。”

我想了想回答道。

“我们在风雨镇那边捅了那么大的篓子,真回去还不得被狼牙剁吧剁吧拿去喂狼了。”

陆白翻了个白眼给我,然后转身对着隔壁的房门就是一脚,

“起床了,再睡我让燕晨祁给你们送盾舞大礼包了!”

“卧槽!有苍云!!?”

两个霸刀瞬间从床上跳了起来,下一刻目光就越过陆白落在我身上,然后迅速躲到房屋的小角落连外衣都没披上就想推开身后那扇窗跑出去。

我该提醒他们因为之前在私塾太皮跳窗跑路,被赵宫商发现后那扇窗就已经被长歌门弟子钉死了么……

“所以你们苍云到底对他俩干啥了?”

陆白转过头小声问我道。

我摇了摇头表示完全不知道原因,毕竟长孙老大的事情,又不是我们这些弟子可以随便知晓的,更何况长孙世家跟霸刀山庄一向是世交,但很少与苍云军有来往,我压根对这俩霸刀没印象。

“穿上你们衣服,赶紧的,一会就要出发了!”

陆白看了两人一会后,就把我扯出房间,随后从衣服里掏出了一张画得惨不忍睹的地图递交给我。

啥玩意?

我拿着地图反复看了几遍没看懂这是哪的地形,更别说那些线条走的扭曲诡异,要不是纸上写了地图,我都不愿承认这真的是地图,就算我不认路吧,你也不能这么拿个不知道什么鬼的地图糊弄我啊。

“地图?”

“对,这是洛阳军械库附近山脉的地图!这都看出来了,真不愧是——”

陆白还真肯定了这是张地图。

“你带路。”

我看了眼身后两个把腰带系的歪七扭八的霸刀,伸手把地图还给了陆白。

……

即使被战火焚烧,可这边山林间的丛林依旧显得十分葱郁,小雨下个没完我们每个人手上都撑着长歌门弟子赠与我们的黄色竹伞,走在山里倒也不怎么受风吹雨打,只是地势迷离,我们凭借了陆白手头的地图也走错了多次路。

也不知是行了多少路程,我和陆白倒不觉得需要休息,但楚竹与白源两个人却冲上来死死扯住陆白裤子不放手,大有一种你再走我们就与你裤衩子共存亡的悲壮。为了保全裤子陆白最终还是与我商量了一下我们现在这儿休息片刻。

我点头答应后,就想去侦察一下附近的情况,从陆白所说的来看我们现在的位置已经在军械库附近了,既然已经靠近军械库,狼牙必定会有重兵把守,而我们要去寻人必然要经过军械库,若是用轻功高空飞过难保不被发现,我们陷入被动倒是事小,连累宣威将军暴露就得不偿失了。

更何况,我还答应了李飞沙带他……等等李飞沙呢?

我回头看向身后三个人,感觉自己脸上表情有点挂不住,刚才光顾着喊人带行李我居然把李飞沙那个小家伙给忘在听泉私塾了??

“怎么了,晨祁?”

陆白察觉到我有异样问道。

“我们出门,忘了把李飞沙带上。”

“……”

“喵?”

气氛一时间变得十分尴尬,被陆白抱在怀里地黑脸猫好奇的探出头来像是在我们怎么了。

“现在回去不太合适吧。”

陆白搓了搓猫头说道,

“我们至少已经走了一个多时辰的路了,再折回去也忒丢脸了点吧……李飞沙那小子不是贼机智吗,他肯定会自己跟上来的,别担心那么多了,我们先去找宣威将军吧!”

你说出这话良心不会痛吗——

我回想起头一次在太原遇到李飞沙的样子,这倒霉孩子要是认路就不会撞到杏花村被月华吊打了好吗。

“你们压根就没跟他说过你们要去哪吧?”

楚竹跟白源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蹿到了树上,拿着他们身上那条雪白的貂绒铺在粗枝上垫屁股俯视着我们。

“……对。”

陆白诚实的点头了。

“没事,还有赵宫商在。”

我想了想听泉私塾的人,只要李飞沙不执意要出来应该不会丢。

……

听泉私塾。

本该没人的客房门再次打开,让站在房檐下看雨的赵宫商吓了一跳,却看到本该离开的李飞沙居然揉着眼睛从房内走了出来,嘴里还嘀咕着什么燕大哥我们一起去打狼牙吧。

这孩子怕不是睡傻了。

赵宫商很快就反映了过来,在李飞沙要一脚踩进水坑到院子里的前一秒把他提回到了房檐下的栏廊下,然后顺手给他理好了塞在衣服里面的领子,顺便捋了捋他的两根红色小长须,然后才拍了拍这个傻孩子的脑袋:

“你燕大哥跟陆白和楚竹白源已经出发了,要不就暂时先留在听泉私塾吧,他们肯定会回来寻你的。”

“啥……??”

一听这话,迷迷糊糊的李飞沙瞬间清醒了过来。

赵宫商正打算跟他说先吃个饭慢慢等之类的,却看到这个小家伙一下挣脱了他的手立刻冲向了私塾门口,大喊一声任驰骋就牵走了门口拴着的坐骑冲进雨幕,跑远了才隐约传来一句:

“我去找他们!!!”

“那你倒是把我们私塾唯一一头驴子放下骑马去啊!!!!!”

赵宫商着急的冲着李飞沙离去的方向失态的咆哮道。

——TBC


评论(3)
热度(18)
Top

© 七夜瞳_(:3锁朝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