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能纯粹点就好了

 

【王者荣耀】民国破事一二谈-秦家医馆(中)[2]

结果咱的神医就这么屈服了,带着伤员也没法耍横不是么?太素九针也只能对付一个人,对面耍枪的从后边跟上来的少说也有七八个,论人数完全是不能翻盘了的局面,所以他便认了这个栽。

这回绑人的倒也跟外国人没啥关系,从另一方面来说还是范海辛的老熟人——韩家。

韩家其实也算是天津卫的一个黑帮家族,但是为甚没给严格意义算上呢?是因为他家所处的地段有些微妙,他家管的是旧租界到天津卫与北平的交界处所有地头,但偏了韩家本家老宅的根基不在天津卫而是北平。用李家老爷子的话来说就是:他们不是本地人啊,外来物种入侵了!

当然,这个观点韩家老爷子是一个标点儿都不认同的,所以韩家老爷子当年跟李家老爷子当街对骂的时候又是这样的讲的:北平天津一寸三里地,分那么清楚作甚么,你不能因为我家住的偏就讲我们不是天津人,我们家心向天津卫!

好了,闲话讲到这里我们姑且打住,先回到正题上。

也说了绑票神医的实际是李家的老对头,所以对方挑着范海辛下手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但实际上这次的绑票又是个大误会,为什么这么说呢?

神医跟着那黑衫汉子到了韩家地头的时候,迎面过来的是韩家的大少爷韩跳跳,道上的人都喊他街头霸王,因为这家伙在管的辖区里撒起疯来谁都管不了。至于这个没品的名字是怎么回事嘛,这便又是另一桩秘闻了。

其实街头霸王请神医的目的还是蛮单纯的,而且初衷也是想要好好请的,但毕竟是混黑的地头,他也没注意了自己的措辞,便对了手下人道:你们去将东大街的扁鹊神医给老子请过来。

他是说了“请”啊,但这个“请”字在道上解释很多嘛,属于多义词,比如说三刀六洞捅了只剩半口气扔过去的也是“请”得一种。他那手下黑事儿做多了,哪里想过头儿的意思是客客气气的请了?在他们看来跟老李家关系那么好的人,请过来不是半条命的就已经很客气喽。

所以这件事总得来说,还是范海辛比较倒霉。

“看来你今日忌出行。”

神医在韩家分家大堂里给范海辛清理伤口,这般说道。

“要倒霉的注定逃不过,我认命了。”

范海辛趴着不爽地哼哼道,“都怪韩家那小子不会做人。”

“谁教你正好跟着神医造成误会的?”

一边在扣着手指甲缝的街头霸王很是不客气地接过话尾反驳道,“我可只是单想请神医一人的。”

“哟呵,你的意思是没有我你还能请到他不成?”

范海辛翻了个白眼跟他针锋相对起来。

“懒得跟你多讲。”

街头霸王瞧了二人一眼,思索一番觉得范海辛讲得确实是在理的,于是就跳了这个话题。

“哼。”

范海辛瞧出他的意思,便有些得意了。

“被人枪打了还能这么高兴,你也是个缺心眼。”

神医叹了口气,给他上了最后的药包扎好了伤口。

“那还不都是为了你了?”

范海辛这样道。

“韩家小子,你此番找我为了何事?”

神医并未接话,而是转向了街头霸王。

“且住,怎么连你也喊我小子?我比你两都大,喊我哥!”

“……”神医静静看了眼对方身高选择缄默。

“啧,我先说事儿吧……”

 

街头霸王所说的事儿是一日前韩家去地下黑市做军火交易的时候碰见的,说是黑市拍卖会上在流传说是一周后要拍一件神奇的药物,能杀人无形。本来他也是不把这个当回事的,毕竟这种传闻多少瞎吹嘘。

但不同的是,他家老爷子在隔日就收到了一个装在小磨砂瓶的药物,上边用洋文写了一串,韩家的留学生不像范海辛跟扁鹊,那人跑去国外之后觉得当黑帮后代没前途压根不想回家了,结果老韩家一家子看洋文到现在也是抓瞎的状态。

所幸街头霸王虽是不爱做学问,但记忆力却十分惊人,硬是把那几个奇怪的鬼画符记得分毫不差,虽说认不出是什么洋文意思,可他知道老爷子拿到的这药物就是黑市要拍卖的杀人于无形的玩意。

出于好奇,他便稍微试验了一下这个毒药,结果发现这毒药竟是气体的,要不是他留心了几分差点连自己都要中招。至于做了他试验的那只鸡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看上去像是生病,但体表见不出半点中了毒的模样。

这个毒药要是流行起来怕是要出大事,他苦思冥想一夜,最后只想出个方法便是找医生来解决了,所以这便是他要请神医的理由。

 

“你说的药就是这个?”

扁鹊接过街头霸王的手上的那个磨砂瓶子,瓶子正中间贴着个白色便条【Prefluoroisobutene-PFIB】。

“对的,你可认得出是甚么?”

“这是一种化学物质,我在国外的实验室里见过。”

神医也不隐瞒道,

“这个用于战争便是能屠杀万里的玩意儿,但提炼并不容易,有人在我们这边造这个东西,目的怕是要对付北平。我也知你是没有上过洋学的,不便跟你多解释这个的原理,但药物在瓶里是液体是高浓度压缩过的,挥发出来就能致病,人得了这病就跟肺结核了无二般。”

“甚么人,竟如此险恶用心?”

街头霸王愕然地看着这个小瓶子,没想到只是个小小的毒剂竟是牵扯出了这么大一桩事情,便是他也有些承受不得。

“怕是外边来的人了。”

扁鹊皱眉道,虽猜不透目的但他内心也差不多有个准数。

“不出意外的,那些个犯下失踪案的就是造药的。”

“你说甚么失踪案?”

街头霸王显得有些疑惑,但范海辛却是一个骨碌地便坐了起来。

“你可真的确定?”

“那具姑娘的尸体表面无伤,胸腔有些鼓起,怕是里面还有痰液,鼻腔位置也是有古怪的。但做医总得有实践才能结论。”神医点了点头一边对着范海辛说道,一边又回过头跟街头霸王解释了起来,

“两周前天津卫失踪了七个年龄十五六的小姑娘,刚昨日找到了头个姑娘的尸体。疑是被人注射了毒药致死的,而尸体表象跟你现在手头的药物有七八分相似。”

“相似还不可确定?”

韩家大哥有些懵。

“我得剖尸。”

神医认真回答道。

“我的娘亲,你可比我们混黑的凶多了。”

街头霸王一想起那阴冷的尸体在神医手下被切切割割的模样竟是打了个哆嗦。

“所以,你们得把尸体给我弄过来。”

神医看着两个表情微妙的人,神情轻松道。

“得,绕了一圈还是得去截胡尸体。”

范海辛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街头霸王动作是十分利落的,反正老韩家干蛮不讲理的事情也多了,故此也不在意多干几件缺德事给祖上积积德(什么狗屁逻辑)。上午谈了事儿,下午便给神医大变尸体——将那个在衙门躺着的死姑娘给送到了分家的地下室里。

“那仵作要是知道你找了黑社会抢尸体,只是为了解剖,大概上吊的心都有了吧?”

范海辛坐在地下室的椅子上言语中满是古怪。

“放心,我会缝回去的。这案子破掉了你家老二冤屈也能洗白,姑娘家人又不知多少尸体的现状到时候衙门自然会糊弄。”

神医漫不经心地说道,手下的刀子却在那尸身上动得飞快。

人姑娘本是好好的,被你缝成个破布娃娃,结果还是衙门背锅,还讲不讲理了?范海辛心里这样想到,但却只字未提,怕得便是神医一会给他来套太素九针治疗,至于为何他会惧怕太素九针,大概是因为这套针一点都不实在,说好的九针实际上有402根,每根又粗又长,来一套九针针灸能让他瘫痪半天。

“瞧,找到关键了。”

神医这样说道,手术刀挑起了一个奇异的物体,向着范海辛示意,“来看看?”

“我不要!”

顶着肩甲的疼痛范海辛也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像个黄花大闺女一样抵死不从。

“那可真是可惜……”

神医耸了下肩,放下了手中的物件道,“不过症状已经确定了,我们可以动手了。”

“啊,上哪动手?”

“找个安其拉的朋友。”

神医说着便拉上了满头问号的范海辛跑出了韩家地下室,喊了辆人力车向着五大道奔去。

 

安其拉的朋友便是之前跟李白打了一架,然后把人告上官府的金发青年,名叫亚瑟,也是英吉利来的。

亚瑟听到两个中国人求见的时候是抗拒的,但看到范海辛后又破例把二人放了进去,再等看清范海辛的模样后他就撸袖子是想干架了,还好扁鹊反应快迅速劝解起了对方,并挑明了事情自己是来帮他的。

“你们是说安其拉被不明的人绑去做实验了?”

亚瑟相信的很快,倒是省了两个人一笔烦恼,但很快他说的话又打破了两个人原有的想法:

“她是我们英吉利的大学者,对炼金术方面的研究也很深,恐怕对方不一定是要杀死她的。”

“按你这么说,难不成是要她帮忙制作毒药吗?”

范海辛有些急了,这个有毒的气体要是成片开发出来,那天津卫到北平都得成为一片死地。

“这个你放心,那孩子虽然心眼小了点,但不是坏人,两位先生不介意的话,请务必帮我找到安其拉。”

“你有什么线索不?”

“我只知道安其拉喜欢在五大道里捡落叶带回去做叶骨书签,还有就是在街外的那个包子店吃包子了,还对这个食物的烹饪产生要兴趣。”

亚瑟挠了挠头回忆道。

“还有别的么,这些你应该跟官府讲过了吧?”

范海辛急切得说道。

“对了,我们是秘密来这儿的!五大道这边没有多少知道我们事儿的人,除非——”

“外交馆?”

扁鹊跟范海辛反应很快,既然他们是秘密来这边的也就是说,知道安其拉真实身份并相信着的只能是他们那边签行证件的人,如果那个驻军在天津卫的外交官有问题的话,那安其拉失踪也便有迹可循了。

“现在就走么。”

亚瑟看了眼时间有些犯难,“不如吃顿晚餐再走?”

“吃个鬼,知不知道中国有句话叫夜长梦多?”

于是,在参悟着什么叫夜长梦多的亚瑟就被两个人硬生生带去了五道口中心的那个大房子,也就是驻军的那个长官所居住的地方。

可能是因为亚瑟的身份,驻军很快就给他们放行了。等见到那个英吉利长官的时候,亚瑟的脸色就变得不大好了。

“你是谁?”

亚瑟黑着脸问着这个接待他们的驻军长官,语气也变得生硬。

“你们不认识?”

范海辛小声在亚瑟耳边问道。

“当初给我们登记人不是这个。”

亚瑟十分肯定地说道,“两个中肯定有假的,要不就是两个都是假的。”

“有没有可能是有两个英吉利长官?”

扁鹊插话道。

亚瑟摇了摇头,盯着那个有些发愣的英吉利长官看得出神,像是想看出什么破绽似得。

“我是英吉利驻中长官,兰斯·李斯特。”那个卷发的老头说着从兜里拿出了证件递给了亚瑟,“请问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助吗?”

“你真的是驻中长官?那罗兰·道格拉斯又是哪个?”

亚瑟反复看着那个证件也瞧不出问题来,只能开口问那个老头了。

“罗兰是谁?”老头显得很迷茫,眼神不似伪作,“我在一年前接到女王的命令前来代替格兰特驻扎天津租界,就一直在这儿居住,从不知道罗兰·道格拉斯这个人。”

“一年前朝廷颁布命令租界新来的人好像确实叫做李斯特将军。”范海辛对着亚瑟解释道,“不过是不是这个人我就不清楚了,毕竟没见过。”

“是这个人。”

扁鹊补充道,并拿出了一副长相离奇扭曲的画像卷轴摊开了给二人看,“跟通告上画的倒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

你这算是对这个老头子人格侮辱了吧?范海辛跟亚瑟对视一眼,却下意识的把话憋在了心里。

最后就算是查了档案也没查到那个所谓罗兰·道格拉斯的踪迹,一行三人只能先从大使馆的府邸离开了。

本是说不了了之便分手的,结果事情转机来的总是那么快——

安其拉自己回到家门口了,至于为什么是家门口,因为她是昏迷在家门口的,遍体鳞伤的模样看得亚瑟一阵揪心。

“这儿不安全!”

扁鹊环顾了四周一圈立刻下了定论,“范海辛,你记得韩家老窝往哪边走么?”

 

“所以你们就这么带着两个洋鬼子强闯了我家大宅子,差点被我家老爷子毙了?”

街头霸王有些无奈的接待了这几个不速之客。

“我们找到你想要的结果了。”

扁鹊无视了街头霸王口中的嘲讽,而是直接单刀直入切进主题。

“那我们这就去端了那群兔崽子!”

街头霸王一下就蹦了起来。

“别慌,具体还是得看这个小姑娘怎么说。”

范海辛看了眼正在被扁鹊包扎的安其拉说道,

“她也算是去过狼窝的人了,能醒来我们就有把握了。”

“我并不建议你们这般冲动做事。”神医这样说道,然后审视了他们一眼,“你们也都知道那个毒气的效用了,带多少人去打恐怕都不够吧?他们若是直接跟咱们拼个鱼死网破,怕损失惨重的还是我们这边,更何况,那边必然是个工厂,你们怎么知道他们生产了多少,这种化学毒气,便是可以兵不刃血就可以杀死百万人的玩意,你们别是想的过于简单了。”

“这……”

听他这般讲道,街头霸王也是感到了一阵麻爪,这种被动是他不喜的,可是从当下来看,还真得按着神医说的那样要按兵不动才成。

“那我们到韩家来干什么?”

范海辛总算是问出了极其关键的问题。

“当然是防止被追杀了。”

神医理所当然地答道,“韩家距离明显比李家近肯定要往这边安全系数高一点。”

“那咱怎么整治那个坑人的造毒工厂?”

“报官啊!”

神医更加理直气壮地说道,并用关怀傻子的目光瞧着范海辛,仿佛是在说还有什么比报官更简单的方法吗?

“两个黑社会联手报官,怎么听都不对头。”

街头霸王跟范海辛对视一眼,皆是苦笑。

“我去报官!”

亚瑟这时候便自告奋勇起来了,“你们不是说外国人报官效率都很高么?”

“还真是这个理儿!”

三人异口同声道。

 

再到后来的故事也便是尾声了,那日衙门接到了一个奇特的报案,来者是一个外国男子,而他后面是跟两个连的黑帮人员,时刻戒备着也不知是要发生什么。

但那日后,天津早报放出了个新的消息,说是新兴的民国军队开进了天津卫,并跟着天津卫的衙门拔除了一个可怕的郊外工厂,说是工厂生产剧毒的物质,恐怕对北平和天津卫都有极大威胁,故此涉案相关人士近百人已经被全部缉拿,包括了驻军大使馆的李斯特将军跟副将道格拉斯。择日将要在西口刑场处决。

不过这事儿之后,待到民国政府的大军阀落地建好他们的办公房后,李家、韩家跟秦家分别都受到了从大总统那边的封赏,些许大洋元外,最重要的是大总统亲自提笔表彰的锦旗:

天津好市民——嬴政

这旗子是被秦家老爹认真挂在了大堂引以为傲,至于韩家跟李家的老爷子就显得有些微妙了:

“真他娘的笑话了,当了一辈子的黑社会,结果临死前还能看到自家成了天津卫好市民!”

—end—

【秦家医馆完结篇将会在近几天更新,31号之前吧,毕竟31号我要上灰机回家啦~

最后祝所有期末考试的小fo伴考的都会,蒙的都对!❤】

评论(14)
热度(104)
Top

© 七夜瞳_(:3锁朝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