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能纯粹点就好了

 

【王者荣耀】民国破事一二谈-秦家医馆(下)

讲完民国前的事儿,那按时间来算,第三个故事呢,就是民国建国后的事情了。这个故事在开讲前呢,咱又得先叨唠一下关于天津卫的四大家族,这四大家族是民国前就存在的,他们的存在就是对天津卫的社会经济的一个调节,而这四大家族分别是刘家、曹家、孙家和甄家。当然咱这故事涉及的并不是四大家族恩怨情仇,所以就先介绍一下有关咱故事的刘家。

刘家是上三代靠做商出身的,发迹的时候是明代,那时候大明国刚刚走出国门,一些小商人开着大船跟着郑和下了西洋,淘到了不少稀奇的宝贝,但当时朝廷并不喜欢这些古怪的玩意儿停了郑和下西洋的航线,但并没有阻止了商人们的货船,一来二去来自南洋的辛香料和象牙被民间富豪们炒上了不低的价格,再等到朝廷重视的时候,货源已经因为航线出问题变得紧俏了起来。而也就在这时,刘家老祖宗却机智的钻了空子投了朝廷成了官商,为朝廷打点商品,虽说赚的不多,但等到朝廷整顿走商的时候,刘家不紧幸存下来还一跃成了天津卫当时的大家高门之一,一直传承到了现在,也算的上是底蕴极深的家族了。

那这个刘家又是怎么跟秦家医馆扯上关系的呢,这就得讲讲老刘家的老太爷刘邦了,这个老太爷实际上很年轻,三十岁不到,但是在老刘家是爷爷辈的人物,为什么会有这个辈分便是因为他爹的原因了。他老爹是上上上任老刘家家主,生了个儿子一脉单传下去本也是挺好的,结果在孙子出生前六七年,突然老来得子有了个儿子,这么一个乱来,导致本来定好嫡系一脉单传的规矩给打破了,但这孩子他老婆也不愿意流掉,硬是撑着生了下来,乱了一堆的辈分。

不过幸好的是刘邦对继承没什么兴趣,在老爹临死前交代他跟他大哥说关于家族继承和发展的时候,这个没头脑的直接用:“我可不要继承家业,让我混吃等死吧。”把老爹又是纠结又是安心的气死了。

而这个混吃等死的怎么与医馆扯了关系则要讲在他二十八大寿诞辰那天的聚会,因为老刘家也在东大街的区域范围,所以办老太爷寿辰肯定要邀约全街,自然也就算上了东大街的秦家医馆,可不巧的是那天老秦家的当家主母回家,所以扁鹊他老爹就不愿意出门了,要好好跟媳妇亲热亲热,便把扁鹊两个弟弟踹出家门让他们跟着他大哥一起去刘家喜宴蹭饭吃。

扁鹊两个弟弟一个名叫秦缓,秦缓常年跟着秦家老娘跑战场,难得回来一趟,而另一个叫秦红莲,据说是他娘怀他的时候一个劲念叨是个女孩子就好了,还想好了名儿叫红莲。结果孩子生下来,性别事与愿违还早产落下了病根,患了种非得喝血的嗜血症,还好扁鹊留洋后在国外的医术找到了差不多得到症状,研究了几年倒是缓解了秦红莲的病还解决了他日常的饮食问题。

三兄弟去参加老刘家宴席的时候,却是迟到了,不过参加宴席的人并没有注意着迟到的三个人,所以并没有什么尴尬的场面出现,三个人便混进了人堆里,然后两个小子随着扁鹊找去的席位寻到了被邀请前来参加刘家宴席的老李家一众人等。

李家老头子跟老对头的韩家老爷子一人一缸子白酒,硬磕着说他们酒量大,你一海碗我一海碗的使劲怼着,拦都拦不住。但看着韩家来的人跟范海辛的脸色却似乎有些差。

有些好奇为何酒宴上也走神的扁鹊便搁了两个弟弟,去问了范海辛愁什么,结果范海辛跟他说这次老刘家宴请的时候不小心招惹上了一个在天津卫闹事的日本人团体,人家可因为没收到邀请而生气,说是要在老刘家宴会当天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但那日发放贺礼书柬的人是刘家老太爷刘邦啊,这人就是个狂起来都没变的二傻子,见人小日本挑衅二话不说就道:可把你们这群小犊崽子给狂的,爷爷干大事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搓泥巴呢!尽管放马过来,不给我搞大事儿了你们就是没鸟的!

“然后呢?”

神医顺手从宴席桌上拿起了一片涂满了沙拉酱的面包往嘴里送。

“然后还能怎样?现在我们这些知道事儿的都是草木皆兵,胆战心惊等着日本人挑事,据说张家那边来的人跟韩家已经在宴会开始前检查过了,便是在一些地方找到了人工土炸弹,也不确定是不是全部,但这小鬼子的报复怕是真的了。”

范海辛又是摇头又是叹气,仿佛是在难过到底为啥自己老碰上这档子破事似得。

“那刘家老太爷呢?”

“听张家家主说他现在正趴在床底下画十字架呢。”

“画十字架干甚么?”

“他以为上帝能保佑他不被炸成爆米花。”

“噗嗤。”

神医是想笑的,但又怕嘴里的东西喷出来不礼貌,便是捂住了自己嘴巴把那涂着沙拉的面包片硬生生吞了下去。

“哟,神医也来了?”

一边从人群挤过来的街头霸王看到扁鹊便熟络地打了声招呼。

“你那边调查完了?”

范海辛问街头霸王道。

“那边没甚子问题,但小日本肯定不肯善罢甘休,他们哪有那么傻的放个炸弹让咱拆着玩儿。”街头霸王摇了摇头道。

“请了官了么?”

神医插嘴问道。

“刘家已经在老太爷闯下祸事后就请了咱的大军阀到这边来做客了,据说狄仁杰跟李元芳正在和刘家家主刘备说话。”

范海辛回答道。

“要不要一起去看看?自从民国总统把手下派来,我还没见过他们长什么样呢。”

街头霸王贼笑一声指了指大屋檐的方向,“听说那个副官李元芳挺矮的,我们称着送寿礼的时机不妨去瞅一眼?”

你完全只是想看看人家那个被传着有些矮的副官是不是比你矮吧?

神医跟范海辛看他的目光都显得很不屑。

不过虽然鄙夷韩跳跳的人品,他们还是集体去了内屋里给刘家老太爷送贺礼了。

范海辛准备的是当初留洋的时候买的一个雕着花鸟鱼的铜管烟斗,看着蛮好的就是刘家老太爷并不抽烟。扁鹊则是直接拿出了自己研究的一些特效药做了贺礼,秦家医馆的治疗药药性可是出了名的好,所以刘家家主也是笑着收下了的。到了街头霸王那儿,刘备看着他手里掏出了两双卷成抹布的黑袜子,脸上的笑意显得有些牵强了。

在刘备边上太师椅坐着一个穿着军装的青年人,他穿着一身标准的民国军装,肩头的金色刺绣个肩章标明了他身份不凡,一顶军绿色的大檐帽被他牢牢戴在头上,脸上表情甚是严肃,年龄看上去比韩信少许大了几分,但也未至不惑的模样。

一边在他身边站着个穿着有些耷拉地小孩子,身高堪堪到坐下的军官肩头以上,圆圆的小脸绷得紧紧地做出一副严肃的模样显得有些滑稽,但不知道是不是有些感冒,悄悄伸手搓了搓鼻子结果打了个大大喷嚏,于是又急急忙忙拿长出一截的袖子在脸上胡乱抹了抹,像是怕人看见似得,一双溜圆地眼睛环顾四周一圈发现除了他的长官没人注意到他的时候才挠了挠脑袋“嘿嘿”笑了一声。

“刘家主,你们家里准备好了的话,不如让我们的军队搜查一下吧。”

看三人事毕,那坐在椅子上的军官开口道。

“这位是?”

街头霸王故作不知的开口问道。

“哦哦。不好意思,懈怠了,这位是狄仁杰狄大帅,咱天津卫的驻军头领,他身边那位是副官李元芳。”

刘备搓了下手赶忙介绍了起来,“大帅啊,这边三位分别是秦家现在的门面神医扁鹊,李家大少爷范海辛,跟韩家老大韩跳跳。”

“哦,一个医生带两个流氓。”这位狄少帅一脸恍然大悟。

范海辛跟韩跳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哎,你说他哪里帅了,凭啥刘老大要说他帅?”

街头霸王小声问着范海辛,还怕他没听到似得又用手肘顶了他一下。

“那是官位啦,你计较这些做啥?”

范海辛嘘了一声,小声回答道。

“就是说嘛,我觉得还是我比较帅。”

街头霸王又显得得意洋洋起来了。

范海辛跟扁鹊又一次忍不住用看白痴的目光注视了街头霸王。

“闲话不多说,刘先生你们这边已经做完事情了的话,我们就可以动手了。”

狄仁杰皱着眉头正要起身却又听到了另一个声音驳了他的话。

“你们军队不能就这么直接搜查。”

狄仁杰抬眼看向说话人,结果看到的是正不知什么时候从外边带了瓶沙拉酱进来空口吃沙拉的神医。

“理由。”

“那个日本人既然想要折腾刘家,那就不会给军队介入的机会。如果军队硬来,肯定是要被日本人阴的。”

神医慢腾腾地说道,“日本人既然敢惹刘家那肯定是有后手的。”

“狄大人,他说的很对诶。”

那小孩子副官李元芳扯了扯狄仁杰的袖子,一脸认真地说着,然后被对方翻了个白眼,

“这个我自然是知道的,我们的手下已经装成普通人混在人群中了。”

狄仁杰这样说道,“你们还有别的线索?”

“既然是要闹腾,我觉得先把那个躲着搞事的找出来比较好。”神医沉吟了片刻道,“其实我觉得土炸弹这玩意是炸不死多少人的,虽然我对枪械研究不甚了解,但总得来讲土炸弹这个似乎顶多也就炸断条腿,也很容易被发现。”

“你的意思是,他们是要转移人注意力?”

“对喽。”神医点了点头,“要是我是日本人,搞事情肯定是要选择投毒的。”

“厨房那边都是你们自己的人手?”

狄仁杰立刻转头问刘备道。

“呃,这个,应应该是的。”

刘备一惊回答便有些吞吐。

“我要你确定的回答!”

“应该就换了个挑水的短工……”

刘备结结巴巴地答道。

“短工?带我们过去。”

于是刘备就只得带着他们一路前去了厨房那头,热菜跟新的糕点才刚摆出来,街头霸王显得有些眼热,要不是一边刘备瞪着大概是要下手摸几块热乎的桂花糕往嘴里送了。

“那个挑水的短工在哪?”

狄仁杰小声问道。

“还没回来,兴许是去挑了水吧,这边要准备六十余人的伙食水不时刻运输着不行。”

刘备看着墙边儿搁着的木桶说道,“奇怪三个人六个木桶,怎么人都不在还有两个搁着?”

“老哥,跟你打听个事儿,那三个送水的上哪去知道么?”

范海辛一听刘备这样讲,立刻就扯着一边在洗菜的男子问道。

“哦哦,就张大憨跟牛三哥去挑水了,还有那个新来的说是去解手了,怕是掉坑里了,老久了也没见得回来。”

那洗菜的哥们不假思索就答了出来。

怕是跑了。听他这样一说,所有人心里都是这样想的。

但比起准备就地搜索抓人的狄仁杰,神医反倒是蹲下看着桶做起了研究。

“这桶有问题?”

范海辛问道。

“是水。”

神医拿着银针探了探水,针头并没有变色。

“你多疑了吧。”

街头霸王摇了摇头。

“哼,单独测水当然没反应。”神医冷笑道,然后问向刘家家主,“头菜是哪个?”

“头菜?那边摆着的大盘子‘扒通天鱼翅’!”

刘备指了指里头的中间竖着萝卜雕鱼的椭圆大盘子道。

“不愧是老四家,真有钱。”

范海辛嘀咕道。

神医得到答复后便立刻走到了头菜那边拿针扎了一下,不出所料针尖泛起了异样的色泽。

“这道菜谁还动过?”

刘备反应很快,立刻厉声问道。

整个厨房的人都被吓了一跳,特别是主厨还在剖鱼吓得刀差点掉出桌子剁在脚上。

“好像那个打水的靠近过?”

一个站在桌边切菜的大妈道,“那个小年轻好像也就抬了手碰了下自己的脸罢。”

“是药粉,这菜不能要了。”

扁鹊当机立断地说道。

“那可怎么办,这头菜是身份象征,我们也没做了新的菜代替,换了别的是要掉档次的。”

刘备显得很为难。

“这是混毒。两种药不碰到一起,都是补品,但是一个时辰内,你吃了两种就得出人命,你懂么?”

神医这样说道。

“能补救吗?”

刘备脸上写满了“我不懂”三个大字。

“你要是有琼脂我能把毒给兑出来,但兑出来后这盘菜也就没味道了。”

“琼脂是甚么?”

“就是果冻,你追隔壁孙家那大小姐的时候她不是很喜欢那个滑不溜秋的东西么?”

韩跳跳倒是对这个略知一二。

“她管那个叫布丁。”

“那就布丁,有没有?”

狄仁杰就差扯着刘备的领子问了,毕竟这里宾客进七十多,吃了这道菜就要嗝屁,偏偏这个顽固的人还不让撤菜,这是要一起去阎罗殿一起祝寿么。

“有是有,但是这菜……”

“妈的,你兑完毒你下锅煲了汤难道就不行?都成吃鱼翅的金贵谁管你是不是扒通天鱼翅?!”

这回换范海辛不耐烦了。

“那那成吧。”

刘备只得愁眉苦脸地去拿了买来一箱准备讨好自己女朋友的果冻给神医做实验。

兑毒的速度倒是蛮快的,不孝片刻,整个食物都被重新洗的干干净净了,但是……也就跟扁鹊说的那样,已经不是原来的菜了,除了白白净净的鱼翅啥都没有了,更别说调处来的可口酱汁。

“这可咋整啊?”

刘备看着这白生生被沥出来的鱼翅整个人都是崩溃的,但神医却拉着众人奔向了下一个地方。

 

老刘家宴席开的是傍晚的,等他们到了目的地的时候,天色已经差不多是日暮了,但是这个地方意外的已经点上了豆大的灯火。

“别藏了,我们知道你在这儿。”

狄仁杰站在茅厕前甚是有气势的说道。

“你们怎么发现的?”

一个头上扎着红色蝴蝶结古灵精怪的小女孩满是不解地从厕所走了出来。

“你是谁?”

看到是个女孩子狄仁杰暗说一声不好,恐怕人数不止一个。

“我叫娜可露露,是被别人拜托到这儿来蹲人的啊。”

少女一点戒备也没有的说出自己的名字。

“不是她下毒的,不过,如果是两个人的话,反倒是没什么问题了。”

神医突然笑了起来。

“啥?”

街头霸王一头雾水的看着他跟范海辛一脸了然于胸的表情显得更为苦闷,“大哥,讲话别讲一半啊!”

“你在厕所蹲甚么人呀?厕所不臭么?”

反倒是李元芳一脸好奇的问着那个女孩子。

“因为有个大哥哥让我在这儿吓一吓一会来解手的人,据说长得特别猥琐,还爱穿这个黄马褂跟黄裤衩。那个大哥哥说能把他吓到掉进茅坑最好。”

女孩子一副冥思苦想地说着,

“呀!你不说我都忘了,这个厕所熏的慌,我要去洗个澡。”

“这个恐怕是不行了,先跟我们走一趟吧。”

狄大军阀头次露出了和蔼可亲的微笑,然后一把铐住了少女的手,把她提了起来。

 

待到几人回到前院,不出所料的是几个日本人都被抓了起来,韩家跟李家老爷子还嘿嘿笑着搓手说那两个不长眼的敢对他们老头子动手,结果被他们打得脑壳都要飞出去。于是,两个老流氓就借着酒劲儿擒了这几人,唤了刘家的几个护卫将人绑了起来。

“刘家小子,咱都帮你把人收拾了,是不是该好好上菜了?”

一群老不正经的已经开始拍桌子敲碗等吃的了。

出来理场子的刘备脸上的笑都变成了苦的,但还是挨个儿跟着老流氓们道了声谢谢,再跟哭丧一样报了第一个菜名:

“第一道菜,扒通天鱼翅焖鸡煲!”

“哈哈哈,小年轻就是不一样,连头菜都有新花样,妙哉!”

不出所料的在他报完菜名后,一群人已经纷纷对这菜名发表起意见来,闹得最欢实的便是李家老头子跟韩家老头子。

 

再到后来,宴会结束后两日。军统那边贴出了新的公告,说是抓到了一伙不良的国外反动份子,现在已经伏法,至于被利用的几个外国友人已经被送回租界跟自己的人团聚了。公告还着重表扬了韩家李家秦家的三人高义情操,于是按着民国军统们的习惯,几面锦旗又送了出去。

“除暴安良,护城一方!——狄仁杰字”

“我瞅着怎么觉得像是在自杀嗫?”

韩家老头跟李家老头头一次因为一面旗子,没有见面就直接打起来,而是看着这面后辈赚来的锦旗陷入了可怕的沉思之中。

“哎,一群不省心的小王八蛋。”


—end—

【秦家医馆的故事呢,也就到此暂时算是落幕啦,接下来登场的就是大军阀狄仁杰跟他的小副官李元芳的故事了,但这两天可能不会更新(因为回家然后事情比较多没空码字),预计是下周开始更新狄大军阀的故事~

❤最后,谢谢大家喜欢本文】

评论(4)
热度(117)
Top

© 七夜瞳_(:3锁朝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