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能纯粹点就好了

 

【王者荣耀】民国破事一二谈-军阀二人转(下)[1]

这个故事呢,算得上是天津卫民国开国后的第一个惊天大案了,事情发生在1916年的春天,那年开春后,东海沿线出现了船只入侵,来自东瀛的敌人自海上而来,企图打开江浙沿岸的海防线,后方军队反应虽快,但主力是游记为主的共X军队,装备方面比起民国方落后太多,导致战线崩溃,沿海诸省失了福州这一军事利地。南方被入侵后,两大方面军发现了整个中华大地将要陷入危机,所以首脑会晤终是要进行一番了,一方面是为了国x共的和谐,没有后顾之忧,另一方面便是高档装备上的均匀分配。

民国先前主战场是在东三省,兵力调派乏力,故此后方必须要由别的部队顶上,所以这一次的首脑会晤要谈的就是这些。共X方面的来人路远,但交战之间必有间谍,所以也不知是哪个王八犊子了的汉奸走漏了消息,狗日的鬼子军接到了这个重要情报后立刻上报了总军,八方会议决策之后一致得出来的最终结果是“为了更好地瓜分中华,必须对两大党派首脑队伍进行暗杀。”

而等天津卫方面接到消息后,共X领导已经一路有惊无险的摸到天津了,而狄仁杰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在天津卫找到八国侵华军队埋在天津卫的暗线除掉,再接走共X领导团队,秘密带入北平会见大总统嬴政。

接到命令的时候正值半夜,被手下从睡眠之中砸门而醒的狄仁杰只能一脚踹开隔壁睡得正香的副官房间,也不管对方是不是醒得,就胡乱给他套了一身衣服一路拎着他冲向了军队的驻地把一群懵懂的大头兵从梦里叫醒便开始了全城戒严。

“狄大人——”

“元芳?”

狄仁杰下意识低头看自己的副官,一条裤衩正对着自己……

“下次能让我自己穿衣服么?”

可怜的小副官从脑袋上扒下自己的裤衩,再把裹着跟被子似得上衣松垮垮解下来披在身上,两坨袜子从兜里抠出来套在脚丫子上,折腾了好一会。

“事态紧急,哈哈。”

狄仁杰看着手忙脚乱的副官倒是感到了舒心了不少,李元芳越是窘态这家伙反而越是笑话看的开心。

事实证明那日晚上的紧急召集是一个正确的做法,当天晚上共X进城,后半夜天津卫里的地下眼线跳得比一般情况都欢,本是以为能趁着夜色捞一把线索,谁知道驻军反应那么快,大晚上不睡觉光是巡逻,大街小巷放狗追人,愣是抓了近五十多个人。

第二日,天津卫寻常百姓开张摊子看到的便是老大个公告宣布了几个摊点倒闭的消息,但那时候小的消息还没传出,倒是也没引起什么轰动,更不至于打草惊蛇到藏在暗处的毒蛇。

可这区区五十来人的眼线对大局而言不过是杯水车薪,但不经过一天的接触,天津卫里的情报也不会有多少,急得狄仁杰头上绿毛都快变成白的了。

还好共X的人并不傻,在民间不做多留,云开辰时,一群人乔装打扮着从暗道跑进了狄仁杰的府邸,要不是做好了准备狄仁杰都未必认得出这群灰头土脸的叫花子居然是共X方面军来的高层领导,带头的是个黑发的青年看上去也就跟狄仁杰年龄一般,一张脸上涂满了煤灰看不出个底色,就连眼镜框也沾满了灰,镜片也磕坏了一角,跟在他后面的是个看上去灰扑扑的白发青年人衣服面前还能辨出三分白色,袖口到左胸像是被泼了面汤水儿似得一大片绵延的污渍要有多碍眼就有多碍眼,隔着些许距离狄仁杰都觉得自己仿佛能闻到糟糕的馊味儿。

本要开口说下欢迎词,结果两人身后又走出个碧眸红发女子,脸上带着一块破布缝制的眼罩盖住一只眼,眉目深刻得妥妥是个西方模样。身上衣服跟破布袋子似得罩在身上,肩膀位置还上打了十七八个补丁,至于衣服底色似灰如黑,狄仁杰感觉自己的洁癖在这三个人的造型上已经完全被摧残成不治之症了,再这样看着他们自己可能会吐血而亡。

“欢迎到天津卫,一路上危险重重也是辛苦您等了,我们这边备了热汤跟房间不如先去休息一下?”

狄仁杰扯了很久的嘴角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把以这三人为首的七人乞丐队伍迎进了内屋之中。

“狄大人,这真的是共方来的老大?”

李元芳一脸懵然地目送七人往院落内澡堂去甚是不解。

“特殊时刻,特殊对待……”

狄仁杰摸了摸副官的脑袋随手掐了个理由。

“也对。”

小副官思考了几秒点了点头,“别摸我头,要长不高了!”

不摸也长不高。狄大军阀看了眼自己小副官心里回了一句,便准备给到来的这群共方大佬们开个洗尘宴。

共x来的七个人,算是如今共方最有地位的高层,主决策的三人便是带头的两男一女,分别叫做黑瞳、白源跟辛久离,黑瞳跟白源是同窗好友二人是整个领导团队的核心,至于那名名为辛久离的外国女子,那也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插曲,这名女子原本是从大洋那边的法兰西来的,原名叫做露茜琳,但与之不同的是她并不是资本主义的拥簇者,反而对空想主义十分感兴趣,她在法兰西大学里学习多日后进行了国际的战争局势推演,也不知怎地就一股脑地坐了商贸的大轮船来到了华夏大地,找了共x,堵了当时还没发展起来的黑白两人一个星期多才强行加入了共x,跟着干了五六年也算得上是一个老资格了。

以前黑瞳跟白源两个人也怀疑过卧底什么的,但是这个女人干起活来完全是偏执到家还不讲章法逻辑的理论派,两人观察了几年终究还是把她放进了信任区——哪方派间谍也不会派这种浑身毛病的强迫症吧。

狄仁杰拿着上头给的文件研究了好久来人,共x要入北平肯定要排除所有问题才能进行最终的会晤,而自己头上老大们的安全就得落到自己头上了,稍有差池大民国的现下局势就得全面崩盘。

首要的就是要抓到那个在国共两方游走的那条滑泥鳅,让他没法子给外面传递情报才能保证两方首脑的安全,只是不知道共x方面的人对那个插在两党之间的间谍有几分了解了。

“狄大人,那边已经安顿好了,三个老大好像很满意的样子。”

李元芳推开了房门跑进书房对狄仁杰耳语了一阵。

“走,有点事情得弄明白。”

狄仁杰起身便带着副官走向了那七人休息的地方。

“真别说我们现在就是七剑上天山啊、正好七个人北上,特有意思对不对?”

还未进门,狄仁杰就听到门内几个人在相互调侃。

一边感叹着这群来客心大一边推门而入的狄仁杰被屋内景象惊了一下,洗了澡重新穿着的七个人显得是很精神,但比较惊悚的就是他们现在一人拿着一支枪相互比划,跟要打起来似得。

“狄大帅来啦,来来来坐坐坐,我们谈一谈关于北平的事儿。”一看到狄仁杰来两个首长倒是很热情,完全不把自己当生人的便招呼着他快坐下。

“首长,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动身北平?”

既然这几位来也不摆什么架子,狄仁杰自然也就顺了意的坐了下来。

“这个得看情况了,最迟不过三天吧,我们还想在天津稍作停留。”

“首长是有什么难处?”

狄仁杰听黑瞳这般说道便听出了一分弦外之音。

“狄同志听过七剑下天山的故事么?”

黑瞳折了折袖子,凑到狄仁杰面前说道。

“您想听戏曲?”

站在一侧的小副官目光一亮,“我倒是知道有个梨园,是个听戏的好去处。”

“要去?”

一边沉默不语的白源抬了下眼皮瞧了坐在边上的黑瞳一眼,然后对着坐在另一边的辛久离说道。

“没空。”

辛久离头也不抬,把手上的枪支拆成了零件后,从手臂侧边口袋取出了一支笔跟一张纸开始写写画画。

“那我们六个去吧。”

黑瞳打了个响指,没心没肺地说道。

“天津卫的戏曲也应当很有意思罢?”

“这一路劳累是应该休息一下。”

“就是不太安全罢。”

其他四人纷纷讨论起来。

“对了。”

黑瞳看狄仁杰皱眉似是在思量着什么便又开口道,“梨园的安排就交给狄同志了,明天辛同志麻烦你们府里照顾一下给她送点饭吃,饿不死就行。”

“啊,嗯,好的。”

狄仁杰一愣,随即便点了点头应承了下来,

“那我还有些公务,先去处理下,失陪了。”

想明白状况的狄仁杰起身就打算走,回头跟众人招呼一声便推门走出去。

一头雾水的小副官跟着狄仁杰一路走到了书房,眼看着他进去又出来一路拐进了卧室。

“狄大人,你不是要处理公务吗?”

“对。”

狄仁杰一屁股坐在床上,顺手打开了一份档案袋子。

“呃,为啥要在床上处理公务?”

“元芳你把门关了先。”

“啊???”

虽然不懂自己的上司到底是在想什么,但是小副官还是很认真的人照做了。

“你有没有觉得那七个人很奇怪。”

“奇怪?嗯,感觉他们很不着调。”

小副官很认真点点头。

“不是不着调。”狄仁杰摇了摇头,示意小副官帮自己拿一下桌上的茶杯,

“你看过七剑下天山的故事吗?”

“啊?”

李元芳挠了挠脑袋,取下了帽子,“狄大人你也想看戏了?”

“不是。”

狄仁杰有些哭笑不得地回驳了李元芳的问题,

“那个人的意思是,他们之中有个叛徒。”

“啊?”

李元芳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

“间谍就在他们之中?!”

“既然是方面会晤,核心领导的黑瞳跟白源应该不是间谍,但是那个叫辛久离的女人虽然看上去不对,但从关系上来说,黑瞳怀疑的人并不包括她,也就是说……”

“剩下那四个人都有可能有鬼?”

狄仁杰点了点头,从档案袋里抽出了一份资料。

“啪!——”

伴随着玻璃破碎的一声枪响从窗外传来,狄仁杰脸色大变。

“不好,杀手跟到这边来了!”

—TBC—

上篇故事由此进:军阀二人转(上)

评论(2)
热度(61)
Top

© 七夜瞳_(:3锁朝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