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能纯粹点就好了

 

【王者荣耀】民国破事一二谈-军阀二人转(下)[2]

待狄仁杰跟李元芳赶到楼下的时候,横飞错乱的子弹已经把客厅上的瓷器和摆件全部都打碎成了碎渣,共x群人都躲在了沙发后面,打一枪就低头的战术运用的十分棒,就是狄仁杰的那个花了大价钱买来的真皮沙发已经完全变成马蜂窝,虽没被打穿但也已经没法抢救。

再看共x的人,虽然躲在沙发后面,但情况也并不好,估计枪战是突发的,所以第一波的袭击基本都没怎么躲过去,七个人身上多少都有些挂彩,但除了白源之外似乎大多是擦伤,没有更多的流血。

“小狄同志,你们也来了?窗户已经穿了,你要是没意见的话,我们可以投个手榴弹出去吗?”

黑瞳掩护着中了好几枪看上去已经嗝屁的白源,抬头对着狄仁杰说道。

狄仁杰本想回答,但刚从楼梯拐角走出就感觉到子弹奔着自己而来,侧身躲过后就看到楼梯墙上的自己收来的名家水墨画正中一个黑洞洞的窟窿。

“……我拉个警报吧。”

李元芳看到狄仁杰的脸色都快扭曲成黑锅了,赶紧拉下了警报,这些共x都是什么人啊没事还能在身上揣手榴弹玩,真让那位首长给丢出去了,今天狄大人的小洋楼就能被炸飞一半吧。

军队包围过来后,紧急情况很快也便解除了去。

战后打理起来,这个大厅算是整个报废了,连地上的厚羊毛毯子都被打了七八梭子的洞,捡起来抖直了那洞都还明晃晃的漏着光。狄仁杰每检查一件家具,内心就是一分痛。

钱啊——这他妈都是钱啊!

“小李同志啊,你们这边有军医吧,赶紧给他治疗一下。”

黑瞳扛着身上开了四五个血窟窿的白源,显得有些着急地对着李元芳说道。

“啊,我们的军医已经来了。”

李元芳指了指进了房间里的白大褂说道,“我们的医生技术贼好,首长放心。”

“人怎么样?”

终于哀悼完自己的家具生死的狄大帅来到了正在投入治疗的白源身边,对军医问道。

“白首长应该没有性命大碍,子弹有几颗卡在表层肌肉上了,还有两颗比较严重的直接穿体而出,除了造成严重流血,需要消毒没有别的问题,只要做好消毒就行了。”

军医拿着镊子一颗一颗的取出子弹后,将浸了酒精的棉花按在了白源身上两个被穿透的伤口中。

“啊!——”

一个杀猪般的叫声瞬间响彻天际。

“哦,我忘了这个几个消毒棉花泡在酒精里泡了一晚上——除了有点疼,其实没什么大碍的。”

军医露出了个纯洁的微笑,仿佛没听到刚才的惨叫声中的疼痛是何等强烈一般。

这是有点疼吗?

连狄仁杰不忍心的捂住了脸,本来躺着都不会动的伤员都疼得抖起来了好吗。

……

并没有生命危险的白源首长被护士打包成粽子后,还是身残志坚的坚持要去梨园看戏,阻拦不得的狄仁杰只得同意了他们的要求,遣了人前去保护首长。

李元芳看着越走越远的众人,回头看向狄仁杰:

“狄大人,我们是不是应该找一下七个人之中的那个间谍了?”

“元芳,你有头绪了?”

狄仁杰惊讶的问道,毕竟副官这么说就说明他知道了什么。

“刚才白首长的枪伤,好像是暗号?”

李元芳挠了挠头不确定的说道,“但是我不知道自己解出来的是不是对的。”

“那是暗号?”

“难道不是吗?”

“你怎么看出来的?”

狄仁杰一脸茫然地回想了许久没得到什么结果。

“您想啊,既然中枪的话,真的是放松警惕的话,怎么可能会绷紧身体中了三枪,而且有透体的枪伤却是在无关紧要的位置,所以准确的说放松警惕的时候中的枪并不是胸口的枪伤而是透体的伤口。”

李元芳说道,“然后您之前不是说了吗,七剑下天山,是中间出了个漏子,所以白首长要传给我们的暗号是,他们之中有间谍潜入,但机密都掌控在核心的三个人的手中暂时不会有危险,但是他们能确认有问题的人只有两个,而且已经开始试图接触机密了,他们无法辨认究竟哪个才有问题,需要借助我们的力量排除间谍,而留下来的那位,应该是专门跟我们通报问题的。”

“猜得没错,小家伙。”

坐在全是洞的沙发上的露茜琳侧身在沙发窟窿中伸手掏了半天,从染血的沙发里拿出了个微型炸弹,

“而且那个人恐怕是要坐不住了。”

“这个炸弹哪来的?”

狄仁杰眼中满是警惕。

“间谍放的呗,不过已经废了。”

露茜琳一边说着一边动手把这个微型炸弹拆成了数块零件,拍拍手道,“我们对间谍的存在是心知肚明的,不然这回不会只有七个人来,不出所料在我们之中,但除了首领之外,四个人都有嫌疑。”

“所以,你们是怎么确定其中二人嫌疑最大?”

狄仁杰赶忙追问道。

“你的沙发,我们三人是坐在侧面的,另外两人坐在我们对面的座位上的,那么,这张大沙发上只有两个人,枪战发生前刚好有时间放进这个沙发里,你说会是哪两个人嫌疑最大?”

“您的意思是,叛徒早就料到了会躲在沙发后?所以放个炸弹是想要有袭击者打爆沙发?可是外面人怎么知道?”

狄仁杰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个的话,如果叛徒有跟外面统一暗号的话,应该没问题。”

李元芳思索了一下说道,

“只要两边都有人精通暗号,可以接到暗号示意就可以了,但炸弹埋在沙发里的举动太大胆了,就算是没被发现,这炸弹早晚爆炸都会伤到人,你们七个人只要有伤到行动方面,就不得不在天津卫长期停留,但是,他们要窃取的机密资料是什么呀?”

“鼠疫病毒。”

露茜琳从衣服内侧口袋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纸,递给了狄仁杰,“知道生化武器吗?”

“不陌生。”

狄仁杰在接任天津卫总督的时候,是查阅过官卷的,曾经天津卫一带就出现过类似的威胁,所以他对这个也比较的敏感。

“我们在江浙一带的游击队查到了有个村庄被灭村,本来在战争时期,这是件小事,但等他们查到村子后山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大型兵工厂,在抓人做鼠疫实验。这种病毒如果被运用于战争,将会是灾难。”

露茜琳皱眉道,

“从国际角度来说,这种做法是不被允许的非人道主义反人类行为,但战争疯子是不会讲道理的,他们会把所有认为正确的理论强行加诸予人。他们甚至会为了胜利,给恶魔装上正义的长枪而不管真正的平民希望得到什么。所以,我们带队把那个兵工厂灭了,并且拿走了鼠疫的病原体最初样本,烧掉了其他所有相关的东西。”

“叛徒想要拿到鼠疫的病原体?!”

狄仁杰一瞬间坐不住了,鼠疫这种传染性极强的病,在国际上至今依旧是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死亡率,一旦在华夏大地传染开,简直就是惨绝人寰的绝户之病。

“所以,我们必须要找出叛徒,然后宰掉。”

露茜琳眼中闪过一丝煞气,“我们做的最坏打算就是不管好同志还是坏同志,在明天之后把那两个人全部枪毙。”

“啊?”

……

话说两头,各表一枝。

黑瞳带着白源等人出了狄府前去梨园看戏的时候,正是日暮时分,整个天津卫天上的青蓝空中在燃着火烧云,千里红霞铺得青石板路上一地凉凉的冷紫。

奉了命令跟着几人的随行士兵一个两个都警惕的四处打量个不停,生怕又有什么人出来节外生枝,毕竟这段路到闹事人烟稀少,是个打埋伏的好地方。

但令人万万想不到的是,在众士兵小心翼翼之际暴起伤人的却是自己要保护的人。

“首长您?——”

一顿干净利落的殴打,所有被派保护之命的人被集体放倒在地上。

“你们这是做什么?”

黑瞳仿佛是没明白那两个动手的人什么意思似得,满是疑惑的回头看向身后的人,但也似是无意般横跨在了白源身前。

“老大,你不觉得大势已去不如把东西交出来比较好吗?”

带头的那位蓝衫汉子笑嘻嘻地从腰间拔出一把枪,指向黑瞳口中之话意有所指。

“什么?你们想要当我们共x首领,那我退位也是可以的嘛。”

黑瞳笑了笑无所谓的摊手说道。

“啪!”

一声枪响,黑瞳脚边多了个子弹坑。

“您知道我这个人,经常手抖的。”

蓝衫汉子的枪冒出些许白烟,在他手上晃了一个圈又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黑瞳,

“你们难道还想靠着天津卫总督的狄仁杰那小毛头摆平我们?”

“当然不是。”

黑瞳推了推眼镜,他身后躲在阴影里的白源解开自己的绷带,从里面拿出了两把枪来对准了那个蓝衫汉子。

“嘿,你瞧,现在两把枪对一把,你猜我们谁先死人?”

—TBC—


评论(7)
热度(63)
Top

© 七夜瞳_(:3锁朝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