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能纯粹点就好了

 

【剑网三】那天我在太原捡到了个狗儿子(十五)

值得庆幸,听泉私塾这边已经没有了巡逻的狼牙,虽然朝向另一边的山林炮火纷飞人声鼎沸,但那不小的院落场地却显得一派祥和。

听跟我们对接的长歌门弟子说,这边狼牙叛军过多,为了复兴书院,他们跟叛军打起了拉锯战,还好各大门派的人增援来的很快,战线并不吃紧,反而隐隐有一种能将其包围灭杀的趋向,所以后方现在是很安全的。

但提及了天策军的去向,几个长歌弟子则是带我们见了他们这一边的负责人赵宫商。说起赵宫商,他也算是江湖上小有名气的年轻才俊了,相传最盛的事迹莫过于是因为其风流倜傥而欠下了红衣教的某个圣女一桩风流债。

说是上头有重要的人前来,赵宫商被召去见了那人,要我们在听泉私塾厢房等待。

厢房不大,我们所在的是待客的外堂,几张桌椅摆在靠墙一侧,每张椅子间间隔着一张长腿的四方黑木桌,那方桌正中漆着一朵金色地牡丹,而牡丹之上则摆了三个雕成莲花状地木盘,盘中则是为了我们准备的小食糕点,砌得整整齐齐摆在了盘中央,看着也颇有美感。

厢房四壁挂了几幅山水写意,落款提名皆不同,但其中的书生意气倒是甚是相似。

与我在四处打量的同时,李飞沙则毫无形象地抓着几块看上去甜腻绵软的糕点往嘴里丢,嘴上吧唧了好久,又觉得似是不对,抬头巴巴看了我一眼,再看了陆白许久,却是咽了口口水将手上抓变形了的糕点放回了莲花木盘中,带着几许犹豫地开口道:

“……那、那什么,燕大哥你们不吃?”

又怕是我们不知道他所言何物,李飞沙再次抓起了那块握扁的桂花糕向我挥了挥手。

可我向来跟这些甜腻的食物不太合得来,所以便摇了摇头拒绝了他的好意,见我不愿吃,李飞沙又是灵活地转了头看向陆白,一双眼睛里全是期待,结果不出所料的是这个不喜甜食的家伙一看李飞沙改变目标,忙把脑袋摇成拨浪鼓。

见我们二人拒绝他,小家伙明眼可见地丧气了起来,垂着头不只是在想些什么,但房间里的气氛倒是凝固了很多。

“想吃就吃,我们只是不爱吃甜的而已。”

最后在我琢磨怎么说的时候,陆白十分及时的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僵局。

“真的?”

小家伙听了顿时高兴了三分,可见我没吱声又怕是恼了我一样,急急地转了头过来瞧着我,我便点了点头证明了陆白说的是真的。

随即李飞沙欢呼一声,两只小手抓起糕点再次没有丝毫形象地大快朵颐了起来。

“真是个傻小子。”陆白笑着说道,“晨祁,没想到你也不爱吃这些小糕点?我还以为你们中原人都是喜欢的,你还真是……”

“我不像中原人。”

我帮他接下了后半句,“你当初在扬州城可不就是那么跟我说的?”

“那你饿吗?”陆白把话语一转,随后便自顾自地说道,“就算你不饿,可我饿了。”

“那你跟门外的长歌弟子问问可否有早膳?”

我看了眼木窗外几个行走匆匆的抱书弟子道。

“万一没有可怎么办?”

“不吃。”

我很爽快地给出了答案,对苍云而言饿上几天都是小事,更何况几个时辰不吃饭?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这还是你们中原人讲的,怎么能不吃呢?要不我去问问厨房在哪,实在没有我们做一餐就好了。”

陆白心中算牌拨拉得啪啪响,不用看他脸色我都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

“那便是你做,不用带上我。我的厨艺是为了以后娶媳妇学得,可不是为了饱你一顿口腹之欲。”

“儿子,来,叫爹!”

陆白唯有这个时候是可以最没皮没脸地抱起他的猫举到我面前,理直气壮地这样说道。

我正思量如何应付他这般无理取闹时,本是虚掩着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身着青边白袍的俊朗男子走了进来,身后还跟了个小童抱着一张看上去就不是凡品的琴。

见他进来便要对着我们作一揖,我赶紧站了起来回了一礼。

毫无疑问,这个来人便是我们等候多时的赵宫商了。

“在下赵宫商,诸位久候了,我听闻弟子所言,阁下是前来寻曹雪阳将军的踪迹么?”

“久仰大名。”我客套了一番,便切入正题,“我叫燕晨祁,那个小家伙是李飞沙,也来自天策府。我们此番前来正是为了曹雪阳将军的消息,至于我们来路是由屠狼会的兄弟们介绍的,若是有打扰之处,望阁下包容则个。”

被我点名的小家伙还在狼吞虎咽着糕点,一听到我说起他的名字赶忙抬头看那赵宫商,二人一对上眼,李飞沙就被糕点呛到不断咳嗽,随即别过头去,脸上流露出几分偷吃被抓的尴尬。

“我叫陆白,明教弟子,你们有厨房吗?”

陆白放下猫大大方方地介绍了自己后,还是不死心地询问起了厨房,看来他是不吃到东西誓不罢休了。

“厨房?”

赵宫商被这个问题问的呆愣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表示肯定,“阁下若需要膳食,可与厨房打声招呼即可。”

“你们知道曹将军的踪迹?”

我见他将话说完便直接询问起了想要的信息,毕竟天策若是失事,那损失不仅是惨重,连统领给我的计划怕也不能完成了,毕竟兵荒马乱的年头,便是再杰出的弟子陷入千军万马中还不是——

“踪迹未可确认,但我们确实有收到相关消息,想必对阁下等有帮助,但……”

赵宫商说的十分缓慢,话语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一般,但我却听出了三分不信任。

怕我们是奸细吗?

“要是对我们身份有所怀疑,我们可以出示证明或者任凭你们处置审问也可,但如果确定不是,你们必须把消息给我们,可?”

陆白也看出了赵宫商的担忧。

“那便如此吧。”

没想到的是赵宫商答应下来也十分之快,仿佛已经是做好对策准备,就为等我们一句自投罗网的话一般,

“诸位听我抚琴一曲,尔后真假虚实自然揭晓。”

话音落下,在他身后的那个抱琴小童便随着他在我们案前矮桌坐下时,在桌上摆正了他抱着的那张琴。

赵宫商拂开衣角在案前坐下,一双骨节分明的手落在那张琴的弦上点出第一个音符时,他身后那童子再次折身在他侧身的香炉点起了香。

“铮——铮铮铮、”

随着香炉白色烟云飘飘然地升起回旋,那如流水叮咚的琴声开始追着风般变得随意起来,像只鸟儿时而高飞时而低旋地忽上忽下跳跃,即使是我这种不懂音律的粗人也感到了琴音之中的美妙之处,虽说不懂其意义如何,却也可以欣赏一下这被赞为上乘的乐声。

一曲并不长,但却让我看到的是策马奔腾山林快意的景象,埋于尸山血海何其之久的我竟是因为乐声而念想起闲云野鹤真是不可思议。

“燕大哥,我想家了——”

曲终落下最后一个尾音时,李飞沙突然这样说道,但又充满失落地转口道,“瞧我说的,我家就是天策府啦,等战乱结束,我可以带你们去猎场玩,我哥哥可是猎场好手呢。”

“嗯,好。”

看到他眼底那一份的哀痛我就知道这小子没讲实话,可是这又如何?有些事说穿了,未必是好事。一念及此,我便扯了下嘴角诺下了他的话。

“看来侠士几位确实身份无疑,请随我到内厢房一叙。”

赵宫商勾起了一丝笑意,眼中的戒备终是对我们放下了。

我们纷纷起身跟着他往里边的房间走去,陆白几步跟上我,伸手撞了下我的胳膊,小声对我道:

“晨祁,你刚刚听那个弹棉花的听出什么来了?”

“嗯?”

“我跟你说,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想到以后等战事结束了,我们可以带着那个小兔崽子在洛阳或者扬州买个大房子,然后街头摆个羊肉烧烤摊子,卖卖羊肉串跟我们大漠烧烤~”

陆白脸上少有地露出了几分向往,

“不打打杀杀其实也挺好。”

“如果没有天策管你的话,你尽管可以试试。”

我摇头轻笑一声,走入了内厢中——

战事结束吗,谁都不知道这场乱世何时是个头不是么?

【ps:这个系列真是差不多流产的……要不是二狗子一直在催我写,大概已经扑街了,哎,感觉都没什么人看期待值不高嘛,然后我就懒癌发作了,要是有读者还蹲在坑底的话,那可真是十分抱歉啊←土下坐←我不是个好东西呜呜呜

然后更新可能还是十分十分的飘忽不定,但是我尽量努力不放弃这个系列——

最后,十分十分十分十分感谢有人看这个系列的划水文。比心

(如果要找前文的话,请在我的归档中直接搜索剑网三的相关标签即可,最近沉迷王者农药,所以可能老的文都被盖住看不到了。)

辣鸡作者七夜瞳半夜码字敬上❤】

评论(8)
热度(42)
  1. 画人难七夜瞳_(:3锁朝暮 转载了此文字
    老子催更不容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ノДT)苍明好久没粮了
Top

© 七夜瞳_(:3锁朝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