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主坑有:王者荣耀/剑网三/茗心录/心灵战争——挖坑尽量会填,不过更新不定,可能随机抽取想写的写!♡关注我的朋友,谢谢你们的陪伴
【茗心录可以点梗哦√】

 

【剑网三】那天我在太原捡到了个狗儿子(十八)

赶在今天十二点前码完了,感觉自己棒棒哒! @画人难 更新啦更新啦!这回没有食言吧!你的生贺wwww

——一篇超级拖更的,生贺

 

最后我还是听了陆白的话带着两个霸刀折回书院,一路个把时辰的泥泞跋涉终于回到书院,没想到赵宫商顶着这飘摇凉雨站在书院门口等我们。

“你们终于回来了!”

看到赵宫商脸上不自然的热情,我一瞬间就感觉到有点不妙,而陆白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似的凑到我耳边小声问道:

“兄弟,你说小兔崽子是不是已经跑出去了?没道理赵宫商站门口迎宾一样的接咱吧。”

可是这一路上也没遇到这个小家伙吧……我心里这么想到,可真说起来也是不确定,毕竟这小子也算是有前科的倒霉孩子了,一个人就敢孤身闯太原差点就被红衣教抓回去的,谁知道他会不会真的千里走单骑跑出来找我们。

“你们回来的话,应该也是发现李飞沙这孩子被你们落下了吧……所以,接下来的话,希望你们听完后能稍微保持冷静。”

眼见赵宫商说的这般期期艾艾,我心里咯噔了一声感觉陆白说的可能真的是这么一回事了,

“你们——还记得我们书院这个门口有什么吗?”

“啊?”

陆白和我对视一眼,迷茫的摇了摇头。

“是驴子啊!那么大一头驴啊!”

赵宫商见我们这番模样显得有点着急,双手比划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李飞沙那个傻孩子,一个任驰骋骑走了我们的驴找你们去了!”

“……”

我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接话,而陆白则直接低下头双肩略略颤抖,不用看他的表情,我都知道他在忍笑,还忍得挺辛苦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天策任驰骋什么都能上的传言是真的!”

气氛沉默片刻后,两个霸刀的笑声张狂的盖过了本来寂静中显得格外清晰的雨声。

“可问题就是,如果他追我们的话,为何我们折返的路上压根没遇到他。”

陆白努力压下了笑意,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然后在哈哈哈声中默默回头瞪了那两人一眼,这没完没了的是想在这叨扰一天吗?

“哈哈哈哈——嗝!”

“见到你们折返到此,我也已经想到这件事情了,如果不是这小家伙和你们走岔道了,就有可能是被狼牙劫掠了也说不准,不过这一代的山脉按理来说已经没什么狼牙了,毕竟天策残军都在各个山头驻扎着,所以山林应该被肃清干净了才对,不然也轮不到我们长歌门接手这个书院作为后备军事中转的地方。”

赵宫商也没搭理那两个笑到打嗝才结束的人,反倒随着我们的话题认真分析道,“可李飞沙好歹是天策出来的弟子,当兵的没道理不认路吧,不然行军路上岂不是老得走丢。”

“哎,晨祁,这个人在骂你。”

陆白小声在我耳边嘀嘀咕咕,被我一巴掌拍开,就你话多。

“这么说来,李飞沙好像确实不怎么认路——”

我想起了之前在风雨镇的时候参加的那个营救方一琳的计划,说好的埋伏地点这孩子不是就给埋伏去了反方向吗,要不是我们计划有变,大概就得三人英勇就义洛河边上。

“抱歉,我们这就折回去找找这孩子!”

我一想到现在整个洛阳的战乱局面,就不太放心李飞沙一个人在外面乱晃了,毕竟之前虽然埋伏走错位置还是因为他带了一大堆人,这回可不同,真让这小子一个人对上狼牙怕是要凶多吉少,想至此我就赶紧和赵宫商告罪转身带上陆白和两个霸刀离开。

既然赵宫商说的是追着我们走的方向离开,那么至少方向应当是与我们四人一致的,如此一来李飞沙与我们岔开就是走了岔道,巧的便是这边路径简单实际上岔道就只有一个,只要往岔道追应该还是来得及的……就是在这种雨天里,浪费内里甩轻功有些累。

“来日再把酒言欢,后会有期。”

我抓住陆白直接往天上一丢,借力跃起施展双人轻功往路上赶去。

“等等!你们好歹要把驴子钱留下吧……”

我回头望了眼已经在身后的书院,赵宫商好像在说什么?算了,应该不是重要的事情,就当我没听见——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等李飞沙发现自己的坐骑手感不对的时候,才发现屁股底下的不是马,是驴子,更糟糕的是任驰骋虽然是一个迅速上马的好技能,但是他并不会控制驴子啊!所以奔了几里地后,驴子就彻底失控了,在李飞沙的惨叫声中驴子直奔进了山林然后往山上跑去,速度惊人还怎么扯缰绳都停不下来。

我命休矣。

李飞沙在看到不足百米的悬崖对自己无限放大的时候,彻底闭上眼睛放弃了挣扎,万万没有想到我李飞沙英明一世,保家卫国十三载居然死于驴驾QAQ

然后一阵尖锐哨声响起后,李飞沙突然感觉到了驴的速度缓缓变慢,手上的缰绳也不再是绷直的状态,他小心翼翼睁开眼睛,驴真的停下来了而且离那悬崖峭壁只剩几寸不到,感谢祖宗保佑!

“小家伙,你是哪来的,怎么一个人在这个地方?”

一个声音从头顶上飘下来,李飞沙从驴子上跳下来,仰头看向悬崖顶上,隐约是有个人的模样。

“那——你——又是——谁?”

李飞沙生怕对方听不见大声喊道。

对方没有回答,但随后一个人影直接从崖顶落下,像是千斤坠一样砸在地上扫起一阵尘沙,李飞沙见状并不气恼被风沙糊了一脸,反倒是惊喜的凑了上去,这轻功多熟悉啊!是自己人!

“咦?”

显然对方也认出了他这身打扮,“你是哪个营的?”

“我叫李飞沙,还没正式入军营,不过我是天枪营龙牙组的预备弟子!”

“啊,我知道你,你是李坑的弟弟吧?我是你哥的兄弟,我叫李瑜。”

那青年一愣有点欣喜的说道,“你小子跟队伍去了太原怎么就走丢了呢,你知道你哥有多担心你吗?”

“啊……”

李飞沙脸色一紧,瞬间开心的表情就塌了下去,糟了,要是这么回去见到老哥会不会被打死啊——

我要是告诉老哥,我没跟紧自家部队,不小心闯了杏花村差点被老女人打死,然后又认了个救了自己的苍云燕大哥一路跟着他和陆白吃喝玩乐南下……啊,这个惨不忍睹的借口,果然还是悄悄跑吧。

“李飞沙小弟,你这是要去哪?”

在李飞沙悄悄转身想跑的时候,李瑜眼疾手快扯住了战友弟弟脖颈的领子给他拎了回来,

“别担心,我一定会带你回到你哥哥身边的!”

——不,唯独这个,我不想回去!!

李飞沙泪流满面的在心里大声喊道。

 

 

—TBC—

评论(1)
热度(8)
Top

© 七夜瞳_(:3锁朝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