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主坑有:王者荣耀/剑网三/茗心录/心灵战争——挖坑尽量会填,不过更新不定,可能随机抽取想写的写!♡关注我的朋友,谢谢你们的陪伴
【茗心录可以点梗哦√】

 

【剑网三】那天我在太原捡到个狗儿子(十九)

再次和李飞沙见面的时候已经是暮色昏沉的傍晚,还好这一带山脉驻扎的零散军队都是从东都与天策府交界处出来的天策部队,而捡到李飞沙的还刚好是认识李飞沙哥哥的兄弟,可谓是十分凑巧了,只不过我和陆白拖着两个拖油瓶霸刀追上他们的时候,赶的并不凑巧,所以没能来得及跟李飞沙哥哥见一面。

“所以说,燕大哥你们要是快点就好了QAQ”小崽子第一次那么可怜兮兮的趴在被褥上一双大眼睛湿漉漉的像是刚哭过,小眼神里还带着些许控诉。

我无奈的叹口气,踹了在一边的霸刀一脚,要怪就怪这两货拖延时间吧。

“嘿嘿,你这是挨揍了吗?”

陆白倒是一点同情都没有,反倒充满了幸灾乐祸的意味笑的很开心。

“你们这些西域人,真是太坏了!”

坐在一边负责照料起居的小女孩儿很是维护李飞沙,听到陆白这样说道后立刻就蹦了起来挡到李飞沙前面叉起腰,一双杏目睁得溜圆儿地瞪着比她高了许多的陆白,两支马尾辫随着她抬头的动作一晃一晃的倒是有趣可爱。

“那你说说我们西域人哪里坏了?”

陆白逗起小孩子来倒是孜孜不倦,但那穿着红色军装的小女孩儿也并不吃他这一套,气哼哼的转过身子就不理会他了。

“燕大哥,你知道吗,我哥居然不相信我说的话!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兄弟情义已经走到了尽头……”李飞沙努力拗着脖子想要抬头,可是趴着抬头的难度系数太大于是他还是摔回在了床铺上,“你可一会等他回来后好好跟他说说,这段时间我明明很安全的跟在你身边的呀!他不讲理,还打我屁股!”

安全吗?

我回想起一路从太原惊险的杏花村到后来回一趟雁门关再往下在洛阳城门口的茶馆刺杀狼牙又纵马在路上横冲直撞的逃命,再到后来风雨镇上千里援救方一琳——这哪里安全了?

刚要回答却看到他一副期待的模样,我又不好打断他的想法,也许在他看来我跟陆白能护住他所以觉得很安全。那我直接就否决他的话岂不是很不近人意,这样看来还是不要否认吧。

“我帮你解释。”

我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道,算是应下了这件事情,“你好好在这儿休息,我先出去问问关于长孙将军交代我的事情。”

“好的。”

李飞沙很是乖巧的回答道,只是不知道为何在我看向他的时候脑袋缩了一下,像是有几分心虚。

“那我俩呢?”

正在我跟陆白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两个霸刀的声音有些幽怨的在身后响起。

“你们在这儿先待着吧。”

我没有回头,直接走出了军帐。

这个营地背靠山,刚好借了一处凹陷的山势所以十分隐蔽,而且周围不远处就是堡垒废墟,是与狼牙驻扎的堡垒军营处刚好遥遥相对的废弃旧城。听捡回李飞沙的天策弟子李瑜说,这一代本是神策军驻扎军营的地方,只是东都城破后,这边的神策军一部分做了逃兵,而另一部分死守不退试图为大唐守住一道防线,于是也悉数战死。

人会死去,血迹会被雨水洗刷,只有这苍凉带着斑驳伤痕的城和堡垒墙一直都存在着,见证这兵荒马乱的年代,见证着马革裹尸的残忍。

“我现在倒是有些明白为什么师兄们想要上战场了。”

陆白跟着我走上残破的城墙墙头后,往下看去是一片萧条的景象,有折断的旗帜,有朽烂的攻城车架,有枯败的断树老藤,唯独没有的是人烟。可以这一切的景象都让我能想到这里曾发生过的激战,绝对不会比我们苍云曾经经历过的雁门战役轻松几分的战争——

“他们没有逃走。”

一个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那是个有些沧桑沙哑但却英气凛然的女声。我转过头去,看到的是一个背着斜阳眉目中都带着威慑的女将军,她挺拔的身姿在不远处伫立着,就像是一杆标枪,不服气的戳着天际,身上的银甲红袍在忽然起的晚风中猎猎作响。

“苍云引月门下弟子燕晨祁,拜见宣威将军!”

我毫不犹豫的行礼却被她上前几步托住。

“不必行礼了,都已经是残兵败将,哪有颜面再面对百姓他人。”她叹了口气,那冰冷的表情在雨后初散的橘色夕阳中化开,变得有了几分柔软,

“我已从其他弟子口中听说过你,既然你来自雁门寻我,必然是忘情有所嘱托,若是我没有猜错应当是当初我们门派秘密商讨的那件事情要开始行动了。你是主还是次?”

“弟子为次。”

我毫不犹豫回答道,脑子里闪过的正是当初长孙老大交给我的名单。

“那你倒是跟李飞沙有缘了。”

宣威将军嘴角难得露出了一丝笑意,“李坑大致是要回来了,既然来意明了便随我回营吧,虽然残军简陋,但是客人上门总不会招待不周,对你如是,对明教的人也如是。”

“额、曹将军!在下墨衫夜帝门下陆白,当年事情是我们明教做的不对——”

陆白挠了挠头胡乱抱了个拳,有些期期艾艾的说道,像是解释又像是不好意思。

曹雪阳转身走过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多说什么便与我们错身离去走向下方,我扯了扯陆白的肩带子示意他回神后,也跟着宣威将军往下走去。

“唉。”

陆白回望着残阳如血,深叹一口气后还是跟了上来。

“我知道你,也知道你们。我是天策,肩扛的注定是家国天下,我不会轻易的说出原谅因为埋骨黄沙的弟兄们不会允许,但我知道是现在的你、们都很好。”

曹雪阳将军这样说着,背对着我们,声音没有任何波澜就像是说着一件普通而平凡的事情一样,却在话语中悄悄将大义交在了我们手上。

“江湖,挺好的。”

陆白见我回头看向他时别过头朝向我看不到的地方,他开口说话的声音里有几分不自然,

“但是,我果然还是不喜欢战争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


评论(5)
热度(4)
Top

© 七夜瞳_(:3锁朝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