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能纯粹点就好了

 

那天我在太原捡到了个狗儿子(十六)

跟随赵宫商进入房间后,我们看到的是两个吊儿郎当的霸刀弟子。说起来,霸刀山庄也是个避世已久的门派,霸刀地处太原北方靠近外海。曾一度与藏剑山庄交好,但因一次意料之外的联姻而彻底决裂了两家关系,几乎是不再往来,但从前段日子江湖消息看来,战乱开始后霸刀重出江湖竟是与藏剑重修了关系,共抵狼牙保卫中原和平。

我们苍云则是因为长孙家族与霸刀山庄的关系亲密而与他们相熟,霸刀功法十分霸道,招式大起大落之间无不是凌厉的杀意,我曾经在军中与前来雁门关生活过的霸刀教过招,虽说后来是平手,但倘若不是我在战场上厮杀已久,早是有了丰富的对战经验,怕还会输于他。只不过,虽说霸刀山庄大多是粗豪之辈,像眼前这般没个正形的霸刀弟子怕也是少见的。

我悄悄看了眼带路的赵宫商,显然他的脸色看到那两人的时候也显得不是很好,长歌门是个极其注重礼节的门派,虽说身为江湖中人,未必要举手投足都显露出一股文人书生的气息,但好歹坐正形直吧。

“啊,小赵赵啊,你回来啦?”

其中一个用刀垫在屁股底下斜靠在竹墙上的霸道弟子开心地看着赵宫商这样说道,似乎一点都感觉不到赵宫商强压着的要打人的怒火。

“有带好吃的嘛?我们在这儿无聊的都快淡出鸟来啦!”另一个如同一滩烂泥似得糊在卧榻上的霸刀弟子微微抬起脑袋,那双眼睛扫了周围一圈也不看我们反倒是专注地盯着窗外……那只蹦蹦哒哒跳上树梢上的麻雀。

“楚兄,白兄,霸刀三庄主唤你二人来此处是静养的,还望二位不要提出非分的请求才好。”

赵宫商那张俊俏的脸虽是在那一瞬间皱了一下,可声音听上去依旧不瘟不火,而他转身背对二人后却翻了个白眼。

看来这位是被那两个人憋得很惨啊。

“哦,柳老三真坏!”

那位瘫在卧榻地霸刀弟子嘟囔着翻了个身,方才把视线放在我们身上,

“咦,一个苍云?”

“你这么说师父是会被他打死的,他超小心眼的……啊!什么!有苍云?!”

那个漫不经心靠在墙上的霸刀弟子本来是懒懒散散地接着另一人的话头,一提到苍云二字竟是直接蹦了起来跳到那张卧榻上架起那个瘫着不动的人躲在他身后警惕地瞧着我。

我们苍云是给他们留了什么坏印象么?

我心里不由这般想到。

“喂,晨祁,你们苍云名号在霸刀头上也那么管用啊?”

陆白用手肘撞了我一下小声说道。

“我怎么知道?”

我并不觉得苍云对决霸刀会有特别的优势,估计是这二人在苍云经历过什么事情才会这样吧。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苍云军的燕晨祁,这位是来自明教的陆白,这个孩子是天策府的李飞沙少侠,三位前来是为了取得天策残兵与曹雪阳将军的消息。”

赵宫商先是介绍了我们这边,然后再向我们作了个揖,开始介绍了一下那两位霸刀,“那两位是霸刀三庄主托付于我们长歌弟子照料的楚竹与白源,在我们这边负责一些特殊的事务,曹将军的情报相关也是那二人发现的,需要情报的话,请直接问他们即可。”

“哦,好的,谢谢了。”

我点点头提起身边站着的李飞沙走向两个霸刀弟子,毕竟是天策的事情,还是让李飞沙直接问比较好吧。

“啊啊啊,你别过来!”

结果我还没靠近,两个霸刀就抱在一起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然后就是蹬着腿儿往卧榻里面缩,仿佛我要把他们剁了包饺子似得。

“?”

不得已,我只能停下转头看赵宫商希望他能解我疑惑。

“听说那两人小时候不太听话被柳静海扔在苍云交给你们长孙统领养过两个月。”

赵宫商走过来附在我耳边小声说道。

被长孙统领养过两个月?我心下思索了许久,长孙统领养死过那么多花花草草小动物居然还养过人,这倒是个大新闻了。

可这两人这样的模样,我是不能过去问消息了,不过李飞沙总可以吧?想了想我便放下了李飞沙。

“燕大哥,你们在这儿等着就好了。”

李飞沙倒是很明白我的心思,向着那两位霸刀走去,

“赵大哥说你们知道我们曹将军的下落是真的吗?能告诉我么?我们现在需要去与天策军汇合。”

“你们要跟天策军汇合做什么?天策老家都没了。”

名为楚竹的那位霸刀弟子从屁股底下抽出刀说道,“这场仗打的贼惨的,小弟弟你还不如找个安全的地方躲着等战争结束呢~”

“对啊,反正曹雪阳现在躲得也是蛮好的,何必非要找她呢?”

另一位叫白源的附和着点头道。

“这,这不行!”

李飞沙听这二人这样说,显得有些急躁,思考片刻后竟是转过头对着我道,“燕大哥,这两人欺负我!快帮我打他们一顿!”

“噗。”

坐在房间另一边的陆白像是被呛到一样喷了一口茶,用惊诧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李飞沙,然后就开始进入了看戏的模式。

这一个两个的都不正经。

再看带我们进来的赵宫商,这家伙已经跑没影了。

“燕!大!哥!”

李飞沙现在是入了戏,显得一副小孩子置气的模样。

“嗯,那我就帮你教训教训这两人。”

我只得配合他走了过去。

“别啊!我错了!我们说,曹雪阳就在后山的山凹里,那里有一小支天策军队的驻地,他们打算监视狼牙大营,想反攻狼牙拿下他们后方再去寻大部队。”

两个霸刀没节操的供出了所有地点,

“后山向北几里还有个山头也是天策失散掉的一队军队驻扎的地方,他们还打算狙击狼牙,向西几十里还有个神策军营!洛阳城撤出的大军驻扎在……”

于是我们端了茶水跟糕点坐在床边就听着两个霸刀扯了好久的情报,大致也整理出了整个洛阳天策军分布的据点。虽说这两人一点节操都没有,但不得不说二人情报能力确实是十分杰出的,除了这些具体地点,他们甚至还交给我们一张他们自己画出来的战略地图——一张标明了整个洛阳山川河流走向,狼牙天策神策及各大门派势力驻扎据点的羊皮地图。

这回参照着明确路线寻人,怕是不再如我们刚来洛阳那般两眼抓瞎了。

收好了地图后,我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夕阳沉了半边入山峰,已经不适合赶路了。

“晨祁,我们不如先在这儿借宿一夜吧!你看这客房的卧榻反正也不止一张吧?”

陆白像是看透了我在犹豫要不要赶路一般,带着些许恶意地瞧了两个看着我目光明显带着畏惧的霸刀,随后开口道,

“两位不会介意我们跟你们挤一挤吧?”

楚竹和白源对视一眼,眼中都快挤出眼泪了,居然还是点了点头,一副幽怨的小媳妇模样一起蹲到了墙角盯着我散发怨气……

老天,当初长孙老大到底是对他们做了什么?



【没有固定更新时间,看心情更新~♪】

评论(2)
热度(27)
Top

© 七夜瞳_(:3锁朝暮 | Powered by LOFTER